当然是游戏好玩啦

阖家欢乐(花黑)

我来试用电脑键盘了,四百字,累死了,大脑残疾

中秋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一阵冷风刮落解雨臣发梢的一滴水珠,凉意渗进衣服里,将他的意识从书中扯回来,他吸了吸鼻子,发现书房的窗户没关。九月中,下过一场雨,天就凉了,解雨臣掀开腿上的空调毯,从沙发上起来,情不自禁抖了一小下,走出两步把窗锁上。


       外面出奇的亮,...

你猜今年北京卷作文能不能写得了花黑

夜潜(黑瓶‖1028生贺for Moya)

写给Moya姑娘,祝她十八岁生日快乐

生日是昨天,在贴吧里发过了。过来存档
十分、特别、非常、极其不会写张起灵,所以他的戏份很少
OOC致歉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站在整个队伍的末尾,一手扯着包带,另一手随着走路的动作漫无目的地摆着,动作似乎即不恣意也不张扬,他前面的N个人也都是如此低调。然而他在队伍理还是有点突兀,像一堆白瓜子里混进了一颗开心果——从领头的人开始,一队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很是镇定;到了最后一个黑瞎子这儿,镇定都不顶事了,姓齐的嘴角还翘着...

解雨臣事变(花黑)

儿童节快乐,送给大家一辆滑板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解雨臣惊讶地挑了挑眉:“咦?你也在这里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也完全没想到会遇到他:“嗨。”


       我们从人潮里退出来,走进旁边一家7-eleven,相比于外面的闹腾,看来店里的生意都被街边小吃抢走了,我去挑了点关东煮,他拿了个三明治加热,一起坐到桌子前...

人前与人后(客邪)

《过去与现在》的后续,或者叫实战篇,其实还有点出入orz

这个就是我纯粹想写的了……话说上次那篇客邪发完了之后竟然有姑娘关注我,受宠若惊(),不写点儿感觉内心难安。

你可以叫它哲学小讲堂之二(?

OOC注意,可能O出地球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会遭雷劈的!”...


无妄之灾(崇花)

今年冬天参加活动的稿

存档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“太子爷。”


       崇利明向前逼近了一步,脸上嘲讽的表情被暗色湮没,他把冰冷的枪口抵到对方的心脏处,没有起伏的声音格外清晰:


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,我们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吗?”...


过去与现在(客邪‖0118生贺for子螭)

子螭太太的生贺,生日快乐么么啪

太太吃这种,嘛,客邪的话,写写试试。

自己去找了点文看,然而在这之前,我已经写完了…。(?

OOC致歉!

OOC致歉!

OOC致歉!

我觉得吧、张海客虽然和老吴背景不同、教育不同、但是、性格近乎一模一样、如果这还有出入的话、那我这篇文、就可以狗带了。

背景是藏1&沙海1、2之上的脑补,没有很仔细研究,别在意

以上,愿子吃吃来年高产似[啊哈你猜我要说什么]yooooo~!


以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“...

第三夜(花黑)

夏天的时候参加活动的文

存档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眼见前边的车速度越来越慢,吴邪踩着油门的脚松了松,跟着一起停了下来。他靠在椅背上,环视了周围一圈,发现这是他们能走到的最深的地方了。前方都是些凸起的土石堆,样子甚是狰狞,块与块之前的间隙很小,容不下他们的车通过。


       他掏出一根烟来,伸手去摸裤兜的时候想起来打火机已经没气了,轻轻靠了一声。紧接着响起来的敲玻璃声让他来不及去打...

某天(黑花)

写了一多半发现偏到苏万单人身上去了……大概这是给他的七夕礼物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苏万并没有在脑内想象出他是如何从山上滚下去的,是像一个球还是一根棍,这些都不重要,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以最经典的马趴姿势压在了一片杂草上,脑子嗡嗡乱响了一阵才重新运行,他有点晕眩,首先感受到的是从各处关节汇集起来的疼痛。不等他攒足力气骂一句,两个人啪塔啪塔走到他身边,其中一个蹲下来,手往他背上一捏,用他最近无比熟悉的声音道:“我说什么来着?这小子就是身体素材太差。”...


© 林渡(U・x・U) | Powered by LOFTER